莫让爱人为你的事业买单——从小马奔腾案看民营企业的家族财富传承 | 王丽律师


莫让爱人为你的事业买单——从小马奔腾案看民营企业的家族财富传承 | 王丽律师|王丽

      2018年伊始,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金燕的“妇偿夫债”案成为热门话题(下称“小马奔腾案”)。案件引人深思的同时,也为广大民营企业敲响了警钟。


“小马奔腾案件”


      也许你不知道曾被资本估值成54亿的小马奔腾公司,但该公司旗下的作品《历史的天空》《武林外传》《甜蜜蜜》你或许略有耳闻。然而,201412日,因其创始人李明突然离世,这家红极一时的民营传媒公司开始陷入股权之争、控制权易主的混乱之中。对李明遗孀金燕来说,雪上加霜的是因李明对赌失败,金燕又被一审法院判决在2亿元范围内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面对生活的变故,金燕表示自己只能接受,但她无法接受自己一夜之间被负债高达数亿元的判决结果:“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目前,金燕已向北京高院提起了上诉。

      金燕被判承担2亿元的“夫债”,实际上是法院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进行裁判的结果。根据第24条的规定,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法官原则上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夫妻一方能证明另一半与债权人之间明确约定为债务的性质为个人债务,或能证明债权人提前已知悉夫妻早有各自财产独立的约定。换句话说,第24条对夫妻一方课以证明其另一半对外所负债务并非夫妻共同债务的证明责任。据称,小马奔腾案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二)》颁布以来法院适用第24条所裁判的额度最大的案件,从而在法律界也引起了一番针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的大讨论。

      适逢最高院2018116日发布《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对“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了举证责任的释明,将对夫妻一方大额举债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从夫妻另一半转移至债权人承担。之后,最高院又于27日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涉夫妻债务纠纷案件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正在审理的一审、二审案件,适用《解释》的规定。如此看来,该《解释》是很有可能适用金燕案件的。换句话说,如果适用《解释》第三条,除非债权人能证明李明所欠2亿元债务用于了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在借钱的时候金燕有签字,否则金燕就很可能不用承担偿还债务的责任。当然,金燕案件最终走向取决于案件具体情况和相关证据资料。

      对于金燕的遭遇能否通过案件二审而获得反转,我们拭目以待。但是即便金燕不用再偿还2亿元“债务”,小马奔腾事件亦给金燕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名下的房屋被查封导致租房度日,2亿元债务带来的精神压力等等。


案件背后的启示


      抛开第24条的规定不谈,小马奔腾案中“夫债妻背”的结果,也从另一个角度折射出我国民营企业快速发展过程中企业主往往未意识到以下风险对自己另一半及家庭可能带来的影响:第一,“家企不分”或家企混同,表现为个人账户与公司账户混同使用、个人开销公司报账、个人借款给公司使用、公司借贷用个人和家庭资产担保等,造成企业一旦发生风险家庭也会受到影响;第二,股权结构设置不合理,表现为创始人股权分散或没有任何代持协议下的股权代持等,出现纠纷时,不但可能导致数年辛苦一朝失去,亦可能让另一半背负巨额债务;第三,不少企业主缺乏资产配置以隔离风险的意识。金燕的遭遇实际上是上述各种风险的一个积聚与爆发,第24条只是在一定程度上使家企混同风险在认定夫妻共同债务上的“作用”无形中进一步扩张。如果李明在自己还在世的时候,提前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进行资产配置和规划,采取措施有效规避风险,现在金燕的境遇不致如此。


      前车之签,教训不可谓不沉痛。为了你的家庭、事业,我们建议:

      1.提前树立一定的资产配置意识,重视财富传承管理工具的运用;

      2.企业创始人在创业之初,应当搭建起合法合理的股权构架;

      3.在企业经营管理中,做到家企隔离,避免家企混同带来的灾难;

      4.无论是家族企业,还是我们每一个人均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妥善运用财产协议、保险、信托、基金会、遗嘱、海外资产配置等方式分散家庭资产风险,做好科学的资产配置以防范风险。

      惟愿小马奔腾事件不再发生,莫让爱人为你的事业买单。


      内容精要

1、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法官原则上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2、最高院20181月司法解释对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中的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了举证责任的释明,将对夫妻一方大额举债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转移至债权人承担。

3、针对不少民营企业存在家企不分、股权代持、资产混同的情况,建议企业创始人创业之初即搭建合法合理的股权架构,重视财产传承管理工具的运用,做到家企隔离。


背景链接:

1994年,李明创立小马奔腾前身北京雷明顿广告有限公司。

2007年,小马奔腾获得霸菱亚洲4000万美元注资。

2009年,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2011年,小马奔腾影院投资有限公司成立。

20113月,小马奔腾与建银国际影视出版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签署“IPO对赌”协议。

20123月,证监会开展自查与核查运动,IPO事实上暂停,小马奔腾的上市之路受阻。

20129月,小马奔腾在海外融资2000万美元,向车峰筹资1500万美元,收购数字王国。

20137月,小马奔腾将数字王国转手卖给车峰控制的香港奥亮集团。

20141月,小马奔腾集团创始人李明去世。

201411月,小马奔腾宣布,公司董事李莉女士出任公司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金燕女士变更为李莉女士。

201411月,建银国际影视出版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提起仲裁。

2014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小马奔腾的工商登记。

20163月,裁定小马奔腾以6.35亿元“回购”建银文化的股份。

20179月,法院判定小马奔腾债务为李明、金燕夫妻共同债务,金燕有义务偿还。

201710月,李莉、李萍持有的小马奔腾控股权被拍卖,接盘方为冉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注:本文已发表在《中国会展》杂志2018年第5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王丽律师

律视微言

律视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