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毒贩毒被抓拒不认罪?“零口供”也能办了你!

    在毒品案件中,“零口供”的情况十分常见。但在谈“零口供”案件之前,首先要说明一个问题,就是”零口供”案件并不仅指被告人对侦查人员的讯问一言不发,全程沉默,这种情况实际上极少见,司法实践中的“零口供”案件,更多的是被告人不认罪,但有辩解,坚称自己不知情、未参与,完全清白,是受到冤枉、陷害。

 

一、对法院判决的影响

 

       “零口供”案件对法院裁判来说的确有难度,因为它缺少被告人供述这一关键的直接证据,多是间接证据,再加上毒品犯罪本身的高度隐秘性,甚至很多连有力的间接证据都没有。因此要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尤其是要判处被告人死刑,难度确实要大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对被告人认罪的案件,在排除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的情况下,法官自然可以大胆地判,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判处死刑,但对“零口供”案件,法官心里也会犯嘀咕,万一真是冤枉了他怎么办?对法官来说,可能就是一念死刑,一念无罪。

 

    刑诉法规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有罪和处以刑罚。那对“零口供”案件证据上如何达到确实、充分就是一个问题了。《刑事审判参考》中有多起“零口供”案例,我们会发现这每一个案例中,法官都对证据条分缕析,逐项说理,把这些零散的证据,一条条、一点点地组织起来,他是在干什么?其实就是在精心扎一个笼子,风雨不透地把被告人关在其中,而指控证据就是这个笼子的铁条(司法实践经常说证据链条,但这种说法越来越受到质疑,笔者认为证据牢笼的说法更为形象)。例如《刑事审判参考》总第1052号刘吉良制造毒品,周永春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就很深入细致地分析了这个问题。

    本案中被告人周永春在侦查、起诉、审判三个刑事诉讼阶段均系“零口供”,始终对参与制毒犯罪行为予以否认,且其参与制毒共同犯罪的方式较为隐蔽,主要表现为出资行为,可以说认定其构成犯罪确实难度不小。该案二审通过“两个面、双向度”的证据架构模式进行了论证。“两个面”是指两个层面:第一层面是总体布局,将本案五个关键事实进行分解论证,包括证实周永春出资租用制毒场所、出资购买运输车辆、出资购买制毒原材料、雇用工人、保管制成毒品的相关证据。第二层面是对每个事实点通过证据组的形式进行论证,在每一组证据中,均将相关证据组合在一起,合力形成对待证事实的论证。“双向度”是指既从正面证实周永春有犯罪行为,同时又要对其无罪辩解进行有层次地研判和驳斥。“两个面”和“双向度”相辅相成的:“两个面”侧重于证据的总体排列顺序与排列组合,“双向度”对每组证据从正反两个方面进行分析说明,“双向度”的论证思路需始终贯穿于“两个面”的证据布局之中。

 

二、对律师辩护的影响

 

      一旦这个证据笼子扎得不密,存在漏洞,就会给被告人留下逃脱的缺口,法官就不敢轻易下判,即便是一审判了,到二审、死刑复核也可能通不过。所以从辩护的角度来讲,只要从这个笼子中找出漏洞,或是打断这笼子的部分铁条,即从指控证据体系中发现问题,打掉某些关键证据,或论证指控证据达不到确实、充分的程度,就可能会使被告人获得无罪,这个工作做的如何就要看律师的水平和责任心了!

 

    当然“零口供”案件对律师辩护来说,也会造成一定的困难。因为这类案件被告人即便有辩解,也常常荒诞不经,任谁都不信,比如在被告人住处查获了大量毒品,但被告人却说这是我早晨去河边散步时捡来的。再有被告人的辩解也经常虚无缥缈,无法核实,或是经查毫无实据,比如被告人经常会说我只是打工的,这毒品是我老板某某的,但却没有任何证据或线索证明这个老板存在,也就是学理上所说的“幽灵抗辩”,这就会让人怀疑这个所谓老板某某其实根本就是被告人胡编出来的,压根儿不存在!这种辩解其实根本起不到为自己辩护的作用,只是未对指控起到支持作用而已,只有在该案整体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得到无罪的结果。而由于被告人未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能把事情说圆了,就会导致辩护律师不能以其辩解为线索来论证被告人的辩解可能为真或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从而使律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辩护策略。

 

    另外,在讨论”零口供”案件的认定时,就不得不提毒品案件中的一类极为重要的特殊证据,就是技侦证据,尤其是监听录音。当毒品犯罪交易双方自以为无人知晓,肆无忌惮地在电话中谈论交易细节时,殊不知,已经被技侦部门录了下来。因此监听录音就成了毒品案件中定罪量刑的幕后杀手锏,特别是在”零口供”案件中。很多”零口供”案件表面上看起来证据不足,但法院最终不但认定了被告人有罪,还判处了死刑,其实就是有技侦证据在背后给了致命一刀。因此,技侦证据也就成了毒品案件中律师辩护的重点与难点。但对于技侦证据也不用谈之色变,其实剥掉其神秘的外衣,也没有什么可怕。难就难在办案机关对技侦证据一贯喜欢秘不示人,但当其被拿到法庭上时,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依常规的质证方法足以应对,而依相关规定把这些技侦证据逼上法庭,才是咱们辩护的重中之重。

 

    毒品案件处刑极重,大量判处死刑,导致被告人不如实交代,甚至是“零口供”的情况很普遍,而随着毒品案件的日益增加,“零口供”的情况更会大量涌现。我们必须要掌握好相应的分析方法,力争为每一个“零口供”毒品案件争取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原创作者:北京刑事律师张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律视微言

律视语法